师姐公园暖调

在遇到陈诺之前我从没想过自己会爱好女生。

那是某天夜里我用掉了最后一分网费从网吧走出来。因为是星期五的原因学校周围的网吧人满为患,所以我在跑到离学校很远的处所上网。在网吧里我完整没有感到到时光流逝,看了一会儿电影打了一会儿游戏天就已经快十点了。

十二月的晚上又冷又黑,我搓了搓手把脖子上的围巾围得更紧了。路灯的光感受不到一丝温度,月光也如寒冰。我突然懊悔从网吧跑出来,即使不能上网至少网吧还温暖嘛。

为了能够快一点回到寝室我决议抄一条近路,穿过学校旁的公园然后从后门回到学校。我从没有在晚上的时候去过公园,听学姐们说公园晚上很不安全不仅有流落汉在里面甚至还有鬼怪出没。

我脑袋一热决议穿过公园但走到一半就感到懊悔了,黝黑的公园没有一盏路灯清冷的月光又被树木的枝叶挡住了。我一边探索着途径一边在心里抚慰自己:没什么好怕的,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就在我无神论信仰快要牢不可破的时候公园里响起了断断续续的音乐声。我辨别不出是什么乐器发出来的声音,但一瞬间我的脑海里想起了无数曾经看过的可怕故事‘音乐教室的红衣学姐啊’‘不停弹奏的钢琴’啊等等等。

我慌不择路的在公园里乱窜只想跑到光亮的处所去,我穿过树林眼前一下子眼前一下豁然豁达起来。在公园中央的广场,我见到了一生都不会忘却的画面。

那是被层层树木包抄住的公园中央,在这里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女生正抱着吉他,银色的月光倾泄到圆形的广场上,她黑色的长发散在身后犹如银河。寒风吹拂着的树木发出沙沙声,不安的猫头鹰咕咕的叫着,然后寒夜里独奏着的吉他犹如塞壬的歌声。

这就是公园的妖精吗,真美丽啊。

妖精闭着眼睛专注的弹着吉他,音符如清泉从她指尖弹出。

我已经没有了胆怯只有惊艳,我摸出手机把镜头对准她。‘咔嚓’,完了忘却关拍照声音和闪光了。

吉他声停了下来,女生就怀疑的望着我。我敏捷的把手机敏捷的揣在裤兜里边抬开端回望她。

我们就这么僵持着对望了好一会儿,她率先开了口,“这么晚了还在公园逛什么啊。”

“想抄近路会学校的成果迷路了。”我的胆怯一扫而空我想应当是因为遇到了活人吧,这么美丽的女生就算是鬼也让人惧怕不起来。

她背着吉他走到我面前,“你一个女生这么晚了一个人多危险啊。”

“你不也一样?”我说,“这么冷还来弹吉他。”

“我?我不一样。”她把自己的袖子往上捋了捋,“我练过跆拳道的。”她的手臂又白又细一点肌肉都看不到,就像是一截白玉一样让人生怕一不警惕就弄碎了。

她拉起我的手,“是A大的吗,走吧我带你回学校。”

“恩,谢谢师姐。”才进大学我见了谁都是师兄师姐的喊,“师姐我叫张晓晓能和你交个朋友吗?”

“可以啊,我叫陈诺很愉快认识你。”

从这一天起陈诺就成了我心中小小的涟漪。

陈诺师姐每天晚上都会跑到公园里弹吉他,我也每天跑到公园去听她弹吉他。

她总是坐在公园广场的长椅上闭着眼睛弹着吉他,有月亮的时候月光会千方百计的照在她的身上而没有月亮的时候她就成了黑夜里唯一的月亮。我庆幸成为了她唯一的听众,这样每当她弹完吉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我。

我持续来公园听了一周吉他了,起初师姐看见我来了还会有些小小的惊讶但后来她也习惯了我的到来。

今天格外的冷我都不感到师姐会在公园弹吉他,可没想到还是看见了她的身影。她来得比平时早,我到的时候她已经筹备回去了。

“今天不弹了吗?”

“恩,太冷了手都变僵硬了。”

“哦,那回去吧。”我开端怨恨起渐渐边冷的气象。

师姐没有动,她看着我笑了一下说: “你就这么爱好听我弹吉他啊。”

“没有啊,只是,我只是……”话还没有说完我就把头地下去了,“好吧,我爱好师姐……你弹的吉他。”

也许是我的样子很幽默师姐一下子就笑了出来,她一边笑一边就走到了我面前。她把手放在我的头上就像是对宠物一样揉了揉我的头发。

“爱好听以后天天给你弹,但今天不行手冻僵了弹不好。”

之后我就和师姐往学校走了,在路过一家方便店的时候师姐跑进去买了两份塞的满满的关东煮。

“吃吧。”师姐把其中一份递给我。

“这怎么好意思呢?”我摇着手不肯接,可师姐不由分辩的把关东煮塞到我手里。

“吃吧,我一个人吃太多会变胖的。”

之后我们就一边吃着关东煮一边往寝室走去,我走得很慢师姐也不催我。她就站在我身边很容易被我偷瞄的处所。偷瞄是个技巧活,不仅要胆大还要心细。胆子不大别人一动你就会脸红心跳,心不细怎么看清每一个细节呢。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一直看着我。”

“没有,只是我在想你怎么这么好看。”

街上突然挂起了一阵风吹得我们打了个颤,师姐宁静了下来。难道她在害羞吗?难道没人夸过她很美丽?

“好冷哦,还认为吃了关东煮会温暖一些。”她搓了搓手,然后呼了口吻。

像是本能一样,我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她的手放到我衣兜里,“这里超温暖的,只是为了感激你的关东煮才让你放进来的哦。”

“一份关东煮竟然能让我把手放到这么温暖的衣兜真是赚到了。”师姐的表情很是浮夸。

“啧啧啧,你没抓住重点啊。”我摇了摇头,“重点是你可以和如此美丽的女孩共用一个衣兜啊。”

师姐又是一副夸大的要逝世的表情。可其实是我赚到了哦师姐,不仅吃了你的关东煮还能握住你的手。

这么冷的夜里我却盼望路再长一点,再长一点一直走不到头就好了或者一直走到春天就好了。

我陷入了很严重的经济危机,才到月中我就只剩两百块钱了。尽管这样但我还是决议星期天的时候陪师姐好好出去玩一下。因为还没有和师姐约过会所以我决议好好筹备一下。

我把前天花时做的约会打算看了又看,从吃到玩一条条列的清明白楚可是我没钱去支持。不管了,时光也不早了我换好衣服就出去了。

和师姐约好十点在宿舍楼下会晤,我下楼的时候她已经在等着了。我跑过去一把抱住她。师姐吓了一跳但发明是我之后就任由我这么抱着。

“还要抱多久啊,”

“要抱很久很久。”

“再不撒手我们就没时光出去玩了。”

“没关系你可以拖着我走的。”

今天难得可以看见太阳的影子,没有刮风,也很温暖。师姐穿了一件黑色外套蹭起来很舒畅,她的头发刚刚洗过还有着洗发水的味道很好闻。她的脚下踩着几片发黄的树叶,楼下的野猫也围着我们转呀转。

“在不撒手就真的没时光咯。”

“一会就好在一会儿就好。”等我脸不再红就好,等我心跳恢复就好。

……

之后我们逛了公园吃了路边摊在操场上晒了太阳然后一起看了电影,我在路上说个不停讲有趣的事情好笑的段子。我不想让氛围冷掉想让师姐在今天有个好的回想。可不晓得为什么

在回学校的路上我问师姐今天玩的开心吗。原来打算好的有很多要带她去玩的处所都没去,就绕这公园逛了逛。最后我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夕阳西下不禁让人胡思乱想。

我对师姐说:“我看着夕阳下山的时候总有一种自己垂垂老矣的感到,甚至啊有的时候还会感到到自己的性命在一点一点流逝。只有这种时候我才会感受到性命的可贵。”

“话题切的这么快我已经接不上了,我们之前不是还在聊奶茶化装品和包包吗。为什么突然就切到性命的意义了。”

“不是啊,师姐你想性命这么可贵如果遇不到一个自己爱好的人是不是很惨。”

“恩。”师姐顺着我的话点了点头。

我说:“人生这么短爱好一个人就要用尽一辈子了,但遇到一个人差一分差一秒就会错过。所以很多人终其一生都遇不到爱好的人。”

“那你遇到爱好的人了吗?”

“恩!我很爱好师姐。”我点点头。

“我也很爱好你哦。”

“师姐我说的爱好啃和你说的不一样。”我看了看周围然后飞快的用嘴唇在师姐脸上印了一下,“我说的是这种爱好哦~”

师姐被我突如其来的表白吓了一跳,愣了半天才反映过来。她一个劲的摆手说不可能,叫我别开玩笑了。

“我没有开玩笑,是真的爱好你。那天在公园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爱好你了,是一见钟情。以前我也不信任有一见钟情这种事就像我不信任公园有妖怪一样。可是很多事情要阅历过才清楚,一见钟情是有的在公园弹吉他的美丽妖精也是有的!”

师姐的样子有些窘迫,她的脸已经通红了连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

“我不知道怎么回应你,我从没有被女生表白过。让我想想好吗,太突然了。” “恩。”我点了点头。

之后回宿舍的路上我们安宁静静的,师姐一路红着脸低着头。

一路上我都在想我对师姐的情感到底是对是错呢。就像是一颗种子不开花也不成果但你还是要拼命呵护,有一天你不再去给它浇水了甚至还会觉得难过,到最后自己都晓得是因为不能再浇水而难过还是因为失去了种子而难过。

之后我一直在等师姐的回复等了一周也没得到答复。我把事情搞砸了,因为一时激动说了不该说的话。见不到师姐的日子我就是一条咸鱼,可咸鱼也须要用钱。空空如也的钱包让我不得不想措施赚点钱。

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一个给商铺扮吉祥物的的兼职,周末两天三百块钱。

周六的时候出了大太阳,节假日本应缩在被窝里的学生也难得的走到了街上。坐在商场门前长椅上的小情侣们正夸奖着 太阳公公,哼着曲的小女孩正逗弄着草丛后的黑猫。

如果是以前我也会因难堪得的好气象而开心一下可此时我正穿着厚重的玩偶服满头大汗的发着传单。

我又把手中的传单递了出去。

“不用了,谢谢。”听到这个声音我心里一突,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遇到师姐。疲惫突一扫而空,懒惰着的身子突然充斥了能量。

师姐转了身,我追了上去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

走了几步,师姐转过火看了我一眼。又走了几步,她又停了下来。

“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走过去抱了师姐一下,然后飞快的跑开。可是穿着玩偶服怎么跑的赢师姐,还没跑几步她就追上了我。

师姐拦在我的面前正一脸恼怒的瞪着我。

“美女别赌气了。”我把传单递过去,“来,拿着挡挡太阳扇扇风。”’

听到是一个女生师姐的脸色缓和了很多但好像没有听出来是我,“你谁啊?”

“你猜啊。”

师姐伸手就要摘我的头套,我逝世逝世的护住不让她得手。

“不能把我头套取下来。”

“为什么?”

“因为,因为取下来了你就会看到一个亲过你的女流氓了。”

师姐的手愣在那里然后僵硬的收了回去,她变得局促起来眼神开端飘忽。

“你,你好啊。”

“我很不好啊,见不到师姐我快要发疯了。”虽然我很想这么说。

我们找了一个长椅坐下,我取下头套和师姐并排坐着。氛围异常为难我们谁都没有启齿。

我撅着嘴向着额头吹着气,可是因为被汗水粘着刘海并没有像我想的一样飘起来。

“师姐来这里干嘛呢?”我警惕的启齿。

“买东西。”

我看了看她手上包装着优美的盒子,“是送给男朋友的吗?”

“不是,是送给你的。”她的样子有些忙乱,“你这么久没有接洽我,我想你看你可能是赌气了想买点东西······”

到后来她的声音几乎都挺不见了。

“买东西的话还不如直接送钱给我。”我把头转过去看着她,“我没有赌气哦。”

天空中的云变得遥远且含混,阳光从中透下来光芒从混淆变得澄澈。一片被阳光照过的树叶落了下来,晃晃悠悠的掉在我的头上。

“我也没有赌气。”师姐说,“和你在一起很愉快。”

“是要发好人卡了吗?”

“不是,不是!”她有些张皇,“我想说的是,和你在一起这么开心那试着来往也没关系。我是这个意思!”

“嘻嘻。”我止不住的笑出了声。

“有这么开心吗?”

“恩!”

阳光开端明媚,气温慢慢变暖,还有蛰伏的春天悄悄的来了。